繼《學生體質健康監測評價辦法》、《中小學校體育工作評估辦法》、《學校體育工作年度報告辦法》等三個規範性文件之後,日前教育部又印發《高等學校體育工作基本標準》(以下簡稱《標準》),進一步推進高校體育工作。《標準》要求每年對學生進行體質健康測試,學生畢業時體測成績達不到50分,將按結業處理,因病或殘疾學生,憑醫院證明向學校提出申請並經審核通過後可准予畢業。
  暨南大學體育老師容浩表示,近20年來中小學生及大學生的體質連續下降,這種結果的出現並非一朝一夕造成的。在高考指揮棒沒有根本改變的情況下,要想通過這些政策來迅速提高學生身體素質難度比較大,政府應該重視過程管理,學校和家長也應該真正意識到體育鍛煉的重要性,讓學生真真正正接受體育鍛煉,而不是應付了事。
  大學生體質測試成績不到50分不予畢業
  近日,教育部出台高等學校體育工作基本標準,對於高等學校體育課程設置與實施、課外體育活動與競賽、學生體質監測與評價、基礎能力建設與保障等進行了規範和要求。
  《標準》要求高校必須為一、二年級本科學生開設不少於144學時(專科生不少於108學時)的體育必修課,每周安排體育課不少於2學時,每學時不少於45分鐘。為其他年級學生和研究生開設體育選修課,選修課成績計入學生學分。每節體育課學生人數原則上不超過30人。每節體育課須保證一定的運動強度,其中提高學生心肺功能的鍛煉內容不得少於30%;要將反映學生心肺功能的素質鍛煉項目作為考試內容,考試分數的權重不少於30%。
  在體育活動競賽方面,《標準》也有新舉
  繼《學生體質健康監測評價辦法》、《中小學校體育工作評估辦法》、《學校體育工作年度報告辦法》等三個規範性文件之後,日前教育部又印發《高等學校體育工作基本標準》(以下簡稱《標準》),進一步推進高校體育工作。《標準》要求每年對學生進行體質健康測試,學生畢業時體測成績達不到50分,將按結業處理,因病或殘疾學生,憑醫院證明向學校提出申請並經審核通過後可准予畢業。
  暨南大學體育老師容浩表示,近20年來中小學生及大學生的體質連續下降,這種結果的出現並非一朝一夕造成的。在高考指揮棒沒有根本改變的情況下,要想通過這些政策來迅速提高學生身體素質難度比較大,政府應該重視過程管理,學校和家長也應該真正意識到體育鍛煉的重要性,讓學生真真正正接受體育鍛煉,而不是應付了事。
  大學生體質測試成績不到50分不予畢業
  近日,教育部出台高等學校體育工作基本標準,對於高等學校體育課程設置與實施、課外體育活動與競賽、學生體質監測與評價、基礎能力建設與保障等進行了規範和要求。
  《標準》要求高校必須為一、二年級本科學生開設不少於144學時(專科生不少於108學時)的體育必修課,每周安排體育課不少於2學時,每學時不少於45分鐘。為其他年級學生和研究生開設體育選修課,選修課成績計入學生學分。每節體育課學生人數原則上不超過30人。每節體育課須保證一定的運動強度,其中提高學生心肺功能的鍛煉內容不得少於30%;要將反映學生心肺功能的素質鍛煉項目作為考試內容,考試分數的權重不少於30%。
  在體育活動競賽方面,《標準》也有新的舉措。如將高校“組織學生每周至少參加三次課外體育鍛煉”寫入其中,切實保證學生每天一小時的體育活動時間。並要求參與高校運動會的學生人數要達到學生總數的50%以上。
  此外,《標準》在學生體質監測與評價方面也提出了許多明確要求。一方面要求學校要全面實施《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建立學生體質健康測試中心,每年將測試成績向學生反饋,形成本校學生體質健康年度報告。同時,還要求高校將學生測試成績列入學生檔案,作為對學生評優、評先的重要依據。尤其值得關註的是,《標準》將健康測試成績作為學生畢業的硬性要求之一,大學生畢業時體質測試成績達不到50分將按結業處理,也就是體質和健康狀況不合格,將拿不到畢業證和學位證。因病或殘疾學生,憑醫院證明向學校提出申請並經審核通過後可准予畢業。
  在此基礎上,《標準》還要求學校建立學生體質健康狀況分析和研判機制,根據學生體質健康狀況制定干預措施,進行分類教學、個別輔導,指導學生有針對性地進行體育鍛煉。同時,《標準》還將體育教學、課外體育活動、課餘訓練競賽和實施《國家學生體質健康標準》等工作納入了教師工作量,從制度上激發教師對指導學生課外體育鍛煉和提升學生體質的熱情和積極性。
  學生體質顯著下降
  對於體育鍛煉的不重視,直接導致的後果就是學生體質的顯著下降。記者前不久到中山大學採訪,路過操場時看到一個班剛好在進行引體向上的測試,相繼進行測試的七八個男生,竟然大多數做不了5個。
  “這並不奇怪,我教大學體育十多年了,直觀的感覺就是學生體質一直在走下坡路。做引體向上要求9個是及格,可是不少學生連一個都做不到,好在這可以經過鍛煉提高,當然得花不少時間。”容浩指出,“我剛開始參加工作那時,測男生1000米、女生800米都會有一些滿分的學生,而現在基本上很難找到滿分的同學。那時候總體的平均成績也要比現在好很多,以前的及格率大概是80%,現在要達到同樣的標準,及格率可能要下降10%左右。”
  “這幾年我都參加了中考體育的裁判工作,明顯感覺學生的身體素質下降很快,考試時學生很容易摔倒、發暈,胖學生也越來越多。”長湴小學體育老師伍梓亮指出,“新學年開學時,9月份的廣州還很熱,周一的升旗儀式是不少校長和體育老師所擔心的,因為總有一些學生經不住早晨太陽的曬而暈倒,尤其是那些剛入學的一年級學生。”
  12日下午,記者來到華南師範大學西區籃球場,看到雖然臨近放假,仍有不少學生正熱火朝天地打籃球。一連打了兩個小時的學生郭銳正坐在地上休息,汗珠不斷地順著臉頰流下。他一周得打三四次籃球,還經常在晚上到西區操場跑步,每周的運動時間在8小時左右,“體育測試拿50分那是很輕鬆的事情。”
  但對於很多宅男宅女來說,這顯然是有壓力的。“除了走路去教室上課、去食堂吃飯我幾乎沒有運動量,大多數時間是宅在宿舍玩網絡游戲或者上網聊天。”學生小劉說。而記者隨機採訪的十幾位女生,更是表示不愛運動。而聽說大學體育測試成績達不到50分不予以畢業的新規定,學生普遍表示沒壓力,但會相應加強體育鍛煉。
  提高學生身體素質應重視過程管理
  面對學生體質下降的事實,大家都意識到已經到了必須做出改變的時候了,政府接連出台督促學生鍛煉的文件也能夠說明這一點。“但光有目標還不夠,政府更應該重視對實現這些目標的過程管理。很多中小學的體育設備缺乏、殘舊,需要添加或者更新,這些費用需要政府支持。”容浩表示。
  “事實上,每一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身體健康,學校也是如此,只是過去這些年在中考、高考的指揮棒下,家長和學校對讓學生多花時間進行體育鍛煉是有心無力。”容浩指出,“當大家都在補課的時候,任何一個家長和學校都不敢真正讓孩子花很多時間去進行跟增加高考分數無關的體育鍛煉。因而是否可以把體育成績納入高考,值得各方考慮。”
  “安全問題也是束縛學校搞活動的一個很大的障礙。每一次校園發生意外事件,比如學生摔了、磕到了,家長首先就是譴責老師、校長,這會讓一些學校產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因為不管如何做到萬無一失,意外總是有可能發生。社會和家長應該以更寬容的心態看待校園意外事件。”長湴小學校長屈瑛表示。
  “除此之外,加強學生的體育鍛煉需要全社會都動起來,比如現在開始放暑假,一些社區的運動場所也應該免費向學生開放,並且多開設一些學生感興趣的運動類假期班,保證學生運動量的同時,也為家長減輕一些負擔。”屈瑛進一步指出。
  “體質測試要拿到50分並不難,但拿50分並不是目的,目的是讓學生加強鍛煉,是讓學生掌握一定的運動技能,形成終身鍛煉的行為習慣。”容浩表示,“這需要學校做到將體育鍛煉和學生的個人興趣相結合。一些大學相對來說比較好,開設的體育課程比較多,學生可以根據自身的愛好進行選擇。但中小學開設的體育項目則普遍比較單一,這一點也需要做出改變。”
  採寫:南都記者唐學良 實習生羅嘉雯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carl

xu97xuxf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