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網上的種種質疑,這些天來他備受煎熬
  當事7路車司機回憶生死瞬間
  4秒內打開前後門 跳窗為乘客讓路
  □本報記者 章高航 文/攝
  翁海生,39歲,杭州轉塘鎮獅子村人,7·5杭州公交放火案中的7路公交車司機。有著18年駕齡的他,做過多年協警,7路車開了一年半。
  昨天,他向本報講述了當時發生了什麼,這兩天他是怎麼過的。可以明顯感覺到,他壓力很大,說到激動處,忍不住掉下了眼淚。
  他說,網上不少對他的質疑他都看了,心裡很難受。
  整件事情從一聲尖叫開始。“當時車子從慶春路轉到東坡路,我正全神貫註地開車,突然一位女士一聲驚恐的尖叫,太可怕了。”翁海生說,他從來沒聽過這麼恐怖的叫聲,自己著實嚇了一跳,當抬頭看後視鏡時,發現車廂中部躥出了一米多高的火焰。
  喜歡看類似《荒野求生》電視節目的翁師傅,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有人放火。“聽到第一聲尖叫就感覺不對勁,肯定是人為放火。因為車子自燃不可能一下子起這麼大的火,而且自燃肯定是從發動機後蓋艙開始慢慢冒煙的,更何況我出車前都要檢查車輛安全。”
  於是,他停車、開門、拉手剎、熄火,這些動作幾乎一氣呵成,因為上崗前他們都要進行應急演練等培訓。
  “看後視鏡發現著火,剎車,用了1秒多時間,中間有個反應過程到開前後門花了2秒多時間。”他說,事後他也回憶過這些細節,看自己是否有做得不到位的。而後來網上流傳的車內監控視頻也顯示,的確是著火後過了4秒,車門打開了。
  前後車門沒有及時打開?
  著火後4秒打開前後車門
  回應一:
  網上還有一個質疑的聲音,讓翁師傅很難過,說他當時只管自己從車窗逃生了。
  對此,翁師傅感覺有點委屈。因為當時車上那麼多人,後門附近著火,所以大家都往前門逃跑。“當時我的本能反應也是往前門跑,但是在前門那裡,好多乘客堵著。我不能去跟他們爭,而且一定要從前門跑的話,就得從乘客身上爬過去,這樣會有很多乘客跌倒,後果很嚴重。”
  於是,翁師傅從駕駛室邊上的小窗戶爬了出來,爬的時候還不忘帶上左手邊的安全錘。這個窗戶的大小大約40釐米×60釐米,他花了3秒左右的時間爬出,被玻璃刮過,左側大腿一片淤青。
  翻窗出來後,他馬上砸起了駕駛室後面的玻璃窗,車窗很快砸破,但是沒有人從這個窗戶出來,因為前車廂的人幾乎都是從前門下的。於是,他迅速從車頭前門繞道車輛右側,去砸右側後車窗的玻璃。
  距離車輛一兩米的時候,他感覺到熱氣和濃煙撲面而來,又燙又嗆。“但是後車廂還有20多位乘客,我必須要救他們出來。”翁師傅一次又一次靠近車輛試圖救人。
  為什麼司機自顧跳窗逃生了
  跳窗是為乘客讓路,逃生後立即砸窗救人
  回應二:
  網上流傳說,包來旭在7路車上來來回回坐了好幾趟。
  對此,翁師傅說,他是第一次見到包來旭,而且對他並沒有什麼印象。“那天7路車當班的有20多輛車,也沒見其他同事說起過。”
  他說,7路車客流量很大,司機不可能留意到每位上上下下的乘客,當然出了這種事後,以後他會更加註意,警惕有沒有異常表現的乘客。
  “發生事故後,我一直在問自己,整個過程中,我有沒有做好我的本職工作。因為那是我的職責範圍,如果因為哪一步沒有做好,而讓乘客受到了傷害,我不會原諒自己。”
  翁師傅事後一遍遍地回憶,等他確認自己的確每一步都做到位了,他終於覺得問心無愧。只是,每當回想起熊熊大火中,這麼多乘客受傷的一幕,他心裡還是很難受,“畢竟是在我開的車上出的事情。”
  包來旭來回坐了好幾趟7路車?
  之前沒有遇到過,包括同事也沒印象
  回應三:
  乘客求助的眼神總在回放
  每天晚上睡不著覺
  這兩天,對於翁師傅來說很煎熬。平時為保證開車時精力充沛,晚上10點前他就睡了,但是這兩天,他卻常常半夜起來翻看新聞和微博。
  凌晨一兩點躺下,迷迷糊糊地眯一下,早上5點多就醒了。“感覺每天都很疲勞,但是又睡不著,想起車上的乘客,心裡就很難受。”說到這裡,他忍不住抹了把眼淚。
  他說,當他從公交車左側繞到右側時,發現先前擠著從前門逃生的乘客已經都逃了下來。有位女士,雖然已經逃出來了,但是身上還燃著火,再一看,她的衣服已經被燒光。
  翁師傅再跑到車廂右後側,抬頭一看,發現還有乘客被困在後車廂里,試圖通過車窗爬出來。當時,他們的上半個身子已經探出了車窗外,可下半身還在車內,他就伸手去拉他們。
  “之前我猶豫了一下,我知道燒傷後如果去拉,皮膚肯定會被拉掉。但是我沒有辦法,沒的選擇,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還困在車廂內受煎熬。”他說。當時困在車廂里的乘客根本說不出話,雙手伸出來,用求助的眼神看著他,“應該是想說‘救救我吧、救救我吧’,一想到他們的眼神我就心裡發顫,晚上睡覺眼前老是回放,睡不著。”
  一直關註著受傷乘客的情況
  還要謝謝一起救人的好心人
  火滅了之後,翁師傅借來手機,用顫抖的手撥通電話,向公交總公司彙報情況,然後配合公安進行調查。下午5點40分左右,翁師傅又借用民警的電話,給身懷六甲的妻子打了個電話:“你不要緊張,車子發生一個事故,很多乘客受傷了,不過我沒有受傷,也儘力做了自己該做的。”
  那天晚上11點多,翁師傅才回到家。之後,他一直在關註著受傷的乘客,每天看新聞瞭解案件進展。
  除了關心車上受傷的乘客,翁師傅也想對當時一起參與救人的好心人說聲“謝謝”。
  他從後部車廂拉了一位乘客出來後,就有保安拉來了水槍。他和保安們一起控制水槍,五六分鐘後,火基本滅了。
  火滅了之後,他發現,穿著公交制服的其他線路的同事、穿著保安服的附近商場的保安、穿著白大褂的護士,還有很多素不相識的路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滅火的滅火,砸窗的砸窗,救人的救人。
  “真的很感謝他們,如果沒有他們,估計受傷的乘客更多、更嚴重。”翁師傅說,“也希望受傷的乘客能早日康復。”
  (原標題:當事7路車司機回憶生死瞬間4秒內打開前後門 跳窗為乘客讓路)
創作者介紹

carl

xu97xuxf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