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調查)卡拉OK版權收費推廣多年為何仍然這麼難?——哈爾濱維權人員遭打罵威脅
  新華網哈爾濱6月17日電(記者辛林霞)邀三五好友到KTV唱歌是常見的娛樂方式。記者近日在哈爾濱市調查發現,當地六成以上KTV為無照經營,80%的經營者未獲得歌曲著作授權,音樂作品權利主體維權時甚至遭到恐嚇。卡拉OK版權收費推廣多年,為何法律意識仍如此淡薄?違法經營長期普遍存在,執法者去哪了?
  KTV經營者對維權者推脫觀望甚至電話恐嚇
  2006年以來,全國大面積推進卡拉OK使用音樂作品收取著作權費的工作,幾年下來,不少經濟發達地區取得較好成效,但東北地區版權保護推進緩慢。記者從黑龍江省版權局瞭解到,黑龍江省市場上目前有天合文化集團和中廣文博音樂運營中心兩家取得授權的機構,分別於2007年、2013年開始在黑龍江市場維權。
  記者近日跟隨中廣文博的工作人員到哈爾濱多個KTV維權,說明來意後大多被告知“老闆不在”、“開會去了”,民安街一家名為水姻緣的KTV直接把工作人員轟出門,店內一名男子不耐煩地說:“你要麼去找執法局把我們封了,要麼就別再來了,來多少次也沒有用。”
  中廣文博音樂運營中心黑龍江省聯絡處的工作人員劉錄說,大部分哈爾濱市KTV經營者是推脫、觀望的態度,還有一些“油鹽不進”,甚至打電話恐嚇、威脅。“版權工作非常難,有的人對我們破口大罵,我們經常受到威脅。”黑龍江天合世紀文化有限公司總經理尤冰告訴記者。
  多個權利主體告訴記者,黑龍江省上千家KTV目前只有哈爾濱市場開展了維權工作,哈爾濱市4個主城區KTV超過220家,目前通過訴訟或主動繳納著作權使用費的店只有40家。記者從哈爾濱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局獲悉,這一地區取得經營許可的KTV只有86家,超過六成為無證經營的“黑店”,其中不乏經營規模較大的店家。
  尤冰說,哈爾濱KTV無證經營很普遍,這在全國都很少見,因為無證經營者沒有主體資格,也給維權帶來難度。
  公開維權遭遇“潛規則” 搬走服務器還得“送回”
  維權機構負責人向記者表示,他們曾寄希望於行政監督執法的力量,向主管部門舉報KTV的侵權行為,但結果卻使工作停滯,維權環境惡化。
  “版權部門查處我們舉報的KTV,剛把服務器搬上車就開始不停地接電話,又給人送回去了。”尤冰說,這種情況特別多,最後就把市場做“夾生”了,經營者笑話我們這麼興師動眾地維權,最後還得乖乖把服務器送回去,那個階段工作完全停滯,還不如不做。
  據瞭解,KTV經營要經過消防、環保、文化、工商等多部門審批,這麼多部門管理之下,仍長期普遍存在無證經營問題。
  那麼,管理者去哪了?尤冰說,哈爾濱的KTV許多是股份制,除大股東之外,如果消防有問題就有消防的人參股進來,工商有問題就讓工商的人參股進來,所以一些大的店家沒有執照也沒有人查。“工商、稅務都指著我們這些人養著嘛。”一家無經營許可的大型KTV負責人說。
  有權利人表示,經營者版權意識薄弱,行政部門對違法行為監督、懲處力度不夠,是版權工作推進難的主要原因。他們表示,剛開始維權時一些店家繳納著作權使用費,但發現交了沒啥優惠,不交的店也沒啥製裁,導致市場上出現反覆,經營者互相觀望效仿,推進難度很大。
  KTV的“免費午餐”還能吃多久?
  中廣文博音樂運營中心黑龍江省聯絡處顧問許曼虹說,音樂作品凝聚了作者的勞動創作,其權益應得到保護。目前國內通行的做法是按KTV的包房收費,一個包房一天幾元錢包括數萬首歌曲,平均下來還不抵一瓶礦泉水的錢,仍推進困難。
  即使通過訴訟的方式維權,其所需的時間成本和資金成本也較大,一個案件下來需要半年時間,並非“長久之計”。尤冰說,我們也不希望看到KTV被訴訟拖垮,我們之間是共贏的關係,只有他們經營好了,我們才能更容易收取著作權使用費。
  “市場上版權保護意識很弱,我們現在仍以宣傳為主。”哈爾濱市文化市場行政執法局新聞出版科科長高天治說,很多KTV經營者長期吃慣了“免費午餐”,意識不到點歌還要交版權費,沒有把這一項列入成本,我們也希望借助媒體宣傳版權保護。
  也有KTV經營者提出,由於不同的權利人擁有的歌曲不同,維權主體不止一家,他們難辨真假,有時候甚至不知道該找誰交這個費用。採訪中,多名人士提出能否通過技術手段,通過對點播系統的控制收取著作權費用,精確到按點唱的每首歌收費,這比目前按包房收費更科學。
  黑龍江省新聞出版局版權管理處處長周美勝等人表示,音樂作品權利人權利保護得益於良好的社會環境和嚴格的行政執法,版權保護意識不高的情況下,加強普法教育和宣傳很關鍵,行政主管部門的重視及執法力度也必不可少。
創作者介紹

carl

xu97xuxf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